推廣 熱搜: 機加工訂單  海智在線  東莞企業畫冊設計  安陽楓木運動木地板  機械加工訂單  礦山二氧化碳爆破設備  干粉滅火器灌裝機  二氧化碳爆破設備  河南國茂  安陽網球運動地板 

雖嫉妒,但卻是將軍之子,自知比不上,就學著古人的忍辱負重

   日期:2020-08-24     評論:0    
核心提示:宋有成因是云照約見,早早就在那等她。見她進來,才開始泡茶,笑道:快坐下,我已經點好菜了,還添了幾道新糕點,你一定會喜歡
   宋有成因是云照約見,早早就在那等她。見她進來,才開始泡茶,笑道:“快坐下,我已經點好菜了,還添了幾道新糕點,你一定會喜歡吃的。”

    宋有成一眼就看出她的裝扮費了一番心思,所以更是歡喜。云照上回還覺得對不住他的一番心意和長情,只不過后來她又想他在陸無聲隨陸將軍去了邊城后,在她身邊晃了四年,最后娶了別家姑娘,她才不那樣覺得辜負他的心意。

    現在真相大白,她對他唯有恨意。她的個性是導致她和陸無聲分開十年的主因,但也有宋有成從中作梗的緣故。

    茶泡好一壺,宋有成斟了一杯先給她,等她喝了一口,說好喝,才笑笑又斟一杯,杯未至一半,就見她放下茶杯說道:“還要倒一杯。”

    “你還有姐妹要來么?”

    宋有成有些不悅,不過沒表露在臉上,不過片刻,他就寧可是她的姐妹來了,那他還高興些。只因他的話音剛落,門外就傳來敲門聲,那傳入里面的聲音,讓他不悅,還心驚。

    “是我。”

    宋有成怔然,不知為何陸無聲會突然來了,而且云照一聽就面有愉悅,起身去給他開門。

    陸無聲為了避嫌,和她一前一后進來,也不是為了給宋有成難堪。但云照歡喜至極,宋有成越不開心,她就越開心;他越難過,她就越歡喜。

    誰讓他如此小人,呸!

    宋有成想笑著相迎,不過刺激實在是太大,笑得不知道有多難看。云照只當做沒看見,拉了陸無聲坐下身,將宋有成斟給她的茶放他面前,柔柔笑道:“第二杯茶還沒倒好,知道你口渴,先喝我這杯吧,雖然是我喝過的,不過我知道你不會在意的。”

    陸無聲知道她想刺激宋有成的小心思,又因宋有成這樣拆散他們兩人,也有惱怒。若是平時他還會避嫌,現在見云照推了茶來,也伸手握住,喝了一口。

    宋有成頓時笑不出來了,連假意的笑都笑不出來。

    云照看得歡喜,連陸無聲也覺得這么做很好,雖是小小把戲,卻覺痛快。看別家姑娘是小性子只覺稚氣了,但看云照使小性子,竟倍覺俏皮。

    “見你們和好,我也就放心了。”宋有成說道,“我去喊小二再添個杯子。”

    “不用,我和陸哥哥用一個也行,省得拿了。”云照目有狡黠,“而且很快這屋里只會剩下兩個人,多要一個杯子何用。”

    宋有成已然覺察到氣氛不對,兩個人和好,事情只怕已經攤開了說,那他的處境就變得危險而尷尬了。他小心留意兩人神色,愈發肯定自己的想法。

    “宋哥哥,都說見字如見人,你寫得一手好字,為人謙遜,師長都愛夸你,連我爹也說我要學學你勤練書法的模樣。可如今我才知道,你哪里是只會寫一手好字,你簡直是那廟里的千手觀音,一手一字,以假亂真,連本尊都難以分辨那字到底是出自自己的手,還是出自……你手。”

    宋有成登時怔住,話說得并不隱晦,旁人聽不出來,也不解,但宋有成怎么會不明白。他臉色蒼白,唇色全無,甚至連身體都是冷的。廂房里有炭火,他一點也覺察不到暖意。

    冷,是冷進心底的冷。

    他怔怔坐著,對面是他的同窗好友,也是他自小就嫉妒的人。雖嫉妒,但卻是將軍之子,自知比不上,就學著古人的忍辱負重,和他做了好友,為瀕臨死去的宋家帶來商機。直到云照的出現,才讓他不想忍了。

    他先留意到云家姑娘,是因為她的個性跟別家姑娘全然不同。再后來他發現,陸無聲喜歡她,后來他發現,他也喜歡她。

    嫉妒、怨恨,在他心里漸漸筑起高樓,終于在某一天,轟然崩塌了。

    他想,就算他得不到云照,也不想看見陸無聲成為她的丈夫。她嫁給誰都好,就是不能嫁給陸無聲!身為將軍之子,他什么都有,那沒有一個女人,又能如何,就是不能讓他的人生十全九美。

    但他苦心布下的陷阱,這么快就被他們拆穿,還當面羞辱他。

    他的臉色已經不是蒼白,而是抹了一層灰白,猶如死人的臉,毫無生氣。

    “我和你的同窗情義,就此斷絕。你模仿我的字跡給云照寫斷交書,那封斷交書,我還給你,信中所說,就是今日我對你所言,信中含義,只取一句——斷絕此生往來。”
 
打賞
 
更多>同類資訊

推薦圖文
推薦資訊
點擊排行
網站首頁  |  關于我們  |  聯系方式  |  使用協議  |  版權隱私  |  網站地圖  |  排名推廣  |  廣告服務  |  RSS訂閱  |  違規舉報
 
啊好疼你们一个一个来-我们别在这里做好不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