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廣 熱搜: 機加工訂單  海智在線  東莞企業畫冊設計  安陽楓木運動木地板  機械加工訂單  礦山二氧化碳爆破設備  干粉滅火器灌裝機  二氧化碳爆破設備  安陽網球運動地板  河南國茂 

但想到能避免不必要出現的危險,她的心還是安穩了些

   日期:2020-08-24     評論:0    
核心提示:臘八粥的香氣在一大清早就在云家大宅飄散,連在洗臉的云照都聞到了。她深深吸了一口氣,埋頭進盛滿冷水的臉盆里,咕嚕咕嚕冒氣
  臘八粥的香氣在一大清早就在云家大宅飄散,連在洗臉的云照都聞到了。她深深吸了一口氣,埋頭進盛滿冷水的臉盆里,咕嚕咕嚕冒氣泡,看得一旁伺候的婢女都覺得冷。

    云照不以為然,今天要做的事很多,她不能馬虎,冷一冷,更精神些。

    喜鵲給她遞毛巾時,擔憂道:“小姐,我昨晚問過宋媽媽,她認識個不錯的道士。”

    “道士?什么道士?”云照擦了臉上的水珠,回過神來,轉身瞧她,“你以為我撞邪了?”

    喜鵲被盯得畏怯:“不、不敢,就是害怕。”

    云照噗嗤一笑:“我不罵你,我可喜歡你了。”

    這話發自肺腑,不明所以的喜鵲驚得手中木托盤摔落在地,她真該去請個道士才對。

    不過云照心情甚好,下人看出來了,云家長輩也看出來了。自從初一以來,云照全身都似陰云滿布,家里人重話都不敢多說一句,這會見她心情頗好,云夫人想不出其他的,便輕聲問道:“是不是同陸家公子和好了?”

    “還沒。”云照又添了一句,“不過也快了。”

    長輩立刻松了一大口氣,云照見他們如此,心頭微頓,低聲:“讓奶奶和爹娘擔心了。”

    以前她怎么就沒發現祖母爹娘也跟著她一起難過來著,光顧著自己生悶氣,以為天底下就自己最難過,實則爹娘說不定比她還要難過,她真是沒心沒肺。

    用完早飯,老太太就道:“云兒,今日看著天氣不錯,等會你陪奶奶去萬山寺上香吧。”

    云照哪里會去,也不愿祖母去,畢竟山上有惡徒,萬一出了錯,害奶奶出事怎么辦?她轉了轉眼,說道:“奶奶,不是說寺廟在早上靈氣最盛嗎,等我們準備好了,爬個百八十階梯都晚了,倒不如明早早點起身,我再陪您去。”

    云老太太詫異孫女竟愿意早起登山了,心下高興,又道:“難得云兒有興致,不過明日奶奶要和你萬奶奶去喝茶,改日吧。”

    云照笑笑應聲,雖然知道自己能攔住奶奶今日去拜佛,但想到能避免不必要出現的危險,她的心還是安穩了些。

    她看了看時辰,之前陸無聲都是巳時出門的,那還早,她還能做點其他事情,比如……宋有成的事。

    宋有成跟自己一樣,都出身商戶,家境殷實。家中主要經營瓷器和漁場,跟云家還有生意往來。因她的關系,這幾年云家也照顧了宋家不少生意,比如云家茶園摘茶烘焙后盛茶的陶瓷罐子、云家的酒樓所用器皿以及每日大量所需的魚,都是跟宋家所買。

    云照為人豪氣,對陸無聲好,連帶著對他的朋友也好,可她沒有想到,竟是交了個白眼狼朋友。想到這,云照就咬牙切齒。

    等母親陪祖母去了院子里賞花,她便隨父親一起出門。云老爺見她同自己一起出去,笑道:“云兒也要出門么?”

    “嗯,不過有件事我想跟父親說。”

    “何事?”

    “生意上的事。”

    云老爺立刻露了詫異,將她上下打量幾眼:“云兒什么時候對生意上的事感興趣了?”他說著又有些歡喜,“昨晚你娘親還跟我說,云家就你一根獨苗,這家業日后得你繼承,可你成天就知道玩,家里的事也不管。本來……”

    云照聽得都覺臉紅了,見父親頓住,心里癢得很,問道:“本來什么?”

    云老爺微微笑道:“本來我們還想,等陸家少爺做了我們的女婿,就有人能管住你了。就算管不住,家里的生意也有人打理。所以你和無聲鬧別扭,我們也沒少愁,如今見你恢復了精神氣,爹也放心了。”

    都說世上沒有不疼子女的爹娘,不知爹娘竟這樣操心的云照鼻子微酸,笑笑說道:“我們不會有事的,爹爹,我會將陸無聲抓過來當您的女婿的,不要著急。”

    云老爺聽得一愣一愣,女兒膽大他是知道,但沒想到這么大膽,不由朗聲大笑,果真是云家的女兒,他說道:“直率是好,但這話可別讓別人聽見了,尤其是陸家公子,爹爹怕他被你嚇走。”

    “他才不會。”云照嘀咕一聲,臉更是紅如熟棗,自己都窘迫起來,只能偏頭笑了笑,又道,“爹爹,其實我和陸無聲斷交,并不是沒有原因的。”

    云老爺見她像是要跟自己說緣故,只覺得意外,女兒性子雖直,但自己的事是從來不跟他們說的,尤其是不好的事,都是自己憋著,哪里會找他們談心。可如今因為陸家公子的事,她卻愿意說了。
 
打賞
 
更多>同類資訊

推薦圖文
推薦資訊
點擊排行
網站首頁  |  關于我們  |  聯系方式  |  使用協議  |  版權隱私  |  網站地圖  |  排名推廣  |  廣告服務  |  RSS訂閱  |  違規舉報
 
啊好疼你们一个一个来-我们别在这里做好不好